诺基亚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285章 无人不知诗仙(加更)
    夫子动容,起身做揖回礼,“吾道不孤矣。”

    其时,惊雷散落如流光,两个读书人弯腰为礼,这一幕时光惊艳了岁月。

    在夫子和黄裳对饮之时,文会正酣,有人出了个“烟锁池塘柳”的绝对,一时间人人小声议论,难以对出。

    却忽见大儒黄裳起身高歌,继而拔剑斩惊雷。

    所有人都口瞪目呆,暗想你黄裳虽然是异人,可也不至于狂傲至此,在这个时候引惊雷,不是故意破坏文会么。

    但听得黄裳所颂之诗后,在场才子无不石化。

    好一首粗犷豪迈又充满浪漫的长诗,其中意境真是个无以言形,此诗上溯千年,下延数百年,也当是千古奇诗!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不明真相的人愕然不解。

    大唐李青莲,请受大宋黄裳一拜?

    黄裳是异人,他在大凉天下,为何要说大宋?

    大唐李青莲是谁?

    是那个白衣胜雪孤傲得没谱的夫子?

    夫子?!

    忽然间,有人想起了什么,难道是在观渔城一剑挂天河的白衣夫子?!

    竟是那位人间剑仙。

    然而就在众人石化之时,却见德高望重的米公公颤颤巍巍的无惧闪电流光,推开服侍奴仆来到两位读书人身畔,竟然也颤颤巍巍做揖弯腰到底,沧桑的声音透着一生得偿所望的激动,满脸潮红回光返照的高声道:“大唐李青莲,请受大宋米芾一拜!”

    米公公一拜而引天雷。

    什么状况?

    众人再次石化,谁也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了。

    和宁浣独自坐在角落里范姓夫子仿似没看见这一幕,依然自斟自饮,身旁的宁浣倒是惊奇的很,樱唇微张小脸彤红。

    哇哇哇哇,原来这就是异人啊,真神奇呢

    兴奋的小姑娘身子忽然一颤,脸色顿时从彤红转为煞白,蹙眉嗯哼了一声,范夫子放下酒杯,满脸关怀,“疼了?”

    宁浣点头。

    范夫子起身,搀扶着小姑娘,道:“都是酸儒,甚是无趣,回了罢。”

    两人在一片纷乱里渐渐远去。

    风吹新柳,两人一高一矮一大一小的身影,如岁月静好凝就的画影,令人窒息。

    天穹惊雷落下,直劈米公公和黄裳。

    米公公一脸坦然,视死如归,今生能见大唐李青莲,死又何妨,一如那柳州徐晓岚,见过眉山苏寒楼慷慨赴死,何其快意。

    黄裳按剑而笑,“大米啊,原来是你。”

    挥剑而斩,两道惊雷迸散。

    已是风中烛火随时会驾鹤仙去的米公公笑了,“黄大学士竟然知晓我米芾,三生有幸矣!”

    黄裳哈哈大笑。

    夫子笑而不语,暗暗叹了口气,可惜那少年不在,他若在场,大概又能多猜出几分异人真相的事情,不过无妨,小小会转告他的罢。

    柳元厚壮起胆子走近,对黄裳一拜,“黄学士此诗惊艳千古,晚生拜服。”

    黄裳和米芾对视一眼,旋即都哈哈大笑,笑罢,黄裳才道:“我有何才何德能写得这一首将进酒,此诗,乃是这位诗仙所著。”

    诗仙!

    柳元厚震惊莫名,世间竟有诗仙,这是何等高崇的尊号。

    诗中仙人。

    在场所有才子心神动荡,目视这位白衣夫子,视若神明,尤其是那首将进酒如黄钟大吕,久久不断的在心中徘徊响荡。

    原来,诗还可以这样写,这需要何等惊艳千古岁月的才情!

    简直壮哉。

    而那六个名列秦淮八艳的女伎,眼眸里的爱慕已久胜过蜂蜜,就差没有扑上去把夫子就地正法了。

    夫子也有些意外。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在后世被尊称为诗仙。

    这一日,钟山上惊雷不断,赤白转青紫,青紫转血红,最后在即将转为七彩惊雷时,有个少年匆匆赶到,无语的被惊雷劈得奄奄一息浑身焦黑。

    这一日,建康文坛宗师米公公无憾大醉,风烛残躯不堪灯火烧,坐钟山而醉,提笔大书大画一幅钟山山水图,尽显“米点山水”风采。

    这一日米公公醉里驾鹤仙去,成就一段佳话。

    文会散去。

    建康府治里,韩某人站在窗前,盯着钟山方向落下的惊雷,无奈的叹道:“黄裳这家伙又引惊雷,或者说是宁鸿府上的那个范夫子终于暴露了身份?”

    过不得半日,有眼线匆匆赶来,详秉细情后,这位意欲宰执大凉的将门子弟沉默了许久,才喟然长叹,“米芾、黄裳,皆是我辈读书人楷模啊!”

    这位建康知府想了许久,还是提笔写奏折。

    建康再现异人,难道女帝陛下你不管么,你若不管一管,倒会纵容天下异人,到时候异人群起而乱之,麻烦的可不止是北镇抚司。

    自己作为建康知府,怎么着也该意思着上一篇奏折。

    钟山文会发生的事情以波浪一般的速度从建康向四周散去。

    大凉天下,无人不知诗仙李青莲。

    尤其那首将进酒,更是让大凉天下无数读书人敬仰万分,开创了一个崭新的视界,亦有羞愧者众,世人第一次知道,原来诗可以写得如此大气磅礴而又浪漫万分。

    这需要何等的鬼才才能写出如此惊艳万古的诗?

    这样的诗现世,世人还有谁敢在他面前作诗。

    不愧诗仙之名。

    扬州,有个读书人官员在书房里看书,听得院前几个陪侍丫鬟叽叽喳喳的讨论建康钟山文会轶事,这位年轻读书人放下手中书,踱至窗外望向建康方向,许久才喃语了一句。

    大唐李青莲,寒楼亦向往之呐。

    望有一日可相见。

    江陵府一下辖州府里,有个年轻人轻佻的躺在一堆丫鬟里,拈花喝酒甚是快意,忽听得一丫鬟道:“老爷,您也是一甲探花,能不能也写出诗仙李青莲将进酒那样的诗来啊?”

    年轻人怔了下,旋即大笑:“我要写得出诗仙之诗,哪会在这里出仕,早就被大凉读书人当神仙一样供奉起来了。”

    写这诗的人就是谪仙呐。

    年轻人又嘀咕了一句。

    不知道苏寒楼那家伙知道后,会不会跑去和这位夫子一较高低。

    都是仙呐。

    挥手让丫鬟们退去,这位年轻人一边喝酒一边大骂,“徐晓岚你果然是个傻逼,你看看死早了吧,你要再活一两年,不仅见得苏寒楼,还能见一下诗仙,你就是个大傻逼,不知好死不如赖活着么,好歹也多活几年,看一看这天下异人共汇一世的千古壮景啊,你个傻逼傻到家了”

    喝酒骂人的年轻人,眼红鼻酸。

    这一日谢长衿大醉。

    临安垂拱殿里,妇人看着柳隐写出来的将进酒苦笑,“这位李青莲啊,嫌事情不够大啊,他倒是占尽风光,可叫朕怎么办?”

    杀之?

    心疼且可惜。

    不杀?

    天下异人群起而效仿之,岂非要乱套。

    好在并非所有如李青莲这样,有一个弟子可舍身为之断惊雷,影响应该不足为虑。

    毕竟世间只有一个李汝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