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浪身高力大,硬生生挤进去,当然大家都要开口骂然而一看这个人,全部缩卵。挤进去一看原来却是在张灯结彩祝寿,眼前的气派大宅挂着灯笼,贴着对联,还有彩绸扎花,“金刀门?”白浪看着府邸上的匾额发出疑问。

  “今天金刀门朴掌门五十大寿,所以大开流水席招待各位父老乡亲。”这个世上永远有热心人,一听白浪的话语立刻就解释道,“所以大家在排队?”白浪说道,“免费的饭啊,算我一个!都排好都排好!不要插队!”

  不少人怒目而视,但是看见白浪的体格之后也只能敢怒而不敢言。至于白浪全然不当回事,有免费的饭吃,先天高手的脸皮算个屁。

  一路上他也向热心人打听,为此还请热心人站到了他前面,“哦哦哦,原来金刀门算是有牌面啊。居然还有个‘义薄云天’的美名?这朴翔朴大门主还真牛!果然是先天高手么,还是蓟城里的‘这个’?”

  吃人的嘴软,那热心人简直要把朴翔朴大门主吹到天上去了,伸出个大拇指示意这朴门主是“这个”,当然后面的人听过就算了,朴门主当然是先天高手,但是要说他是“这个”,他自己也不敢认啊,他能不能排这蓟城里前二十位高手都难说呢。

  不过今天人家过寿,而且五十岁的先天高手堪称年富力壮,当然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啦。白浪也比了个大拇指,“果然是这个!”他哈哈哈地跟热心人继续攀谈。

  然后他就把金刀门的“底细”给摸得一清二楚了。

  金刀门内四大高手,都是先天高手,也是感情极好的师兄弟。大师兄掌门人“义薄云天”朴翔,二师兄“仁义无双”将道子跟三师兄“恩深义重”风春,最后还有个小师弟四爷“舍生取义”关八。

  门内弟子数百,整个蓟城内颇有不少产业是这金刀门的,堪称日进斗金——一天一把金刀绝对没问题。“那这金刀门在什么地方发财?”白浪也问了一句,然后得到的情报就是包娼包赌平息地面争讼,绝对是乡贤一门。

  这流水席乃是包了这金刀门内的校场,甚至左邻右舍的院子也被占了,不过给钱爽快于是大家也没有啥不满。进去的人可以磕头也可以抱拳高呼“祝朴大老爷寿!”便可以去席位上坐个位置,吃一顿送上来的套餐——居然还是一荤一素一汤,饭管饱,还能饶一碗酒喝。

  这都是给街坊邻居的流水席,至于武林同仁,那就是走另一道门了,吃的席面也截然不同。不过白浪宁可混在街坊邻居这里,也没想过要去另一边。很快就排到白浪了,他刚刚踏入大门——街坊邻居给朴翔祝寿,那是根本见不到他面的,就只是在校场这里走到前厅高呼磕头就行。

  白浪刚刚踏入大门,旁边立刻闪出一个人,细细地打量着白浪,“这位壮士,请这边走!”他看了白浪之后说道,并且做出了一个引路的姿势。“嚯!看出我身怀武功了?而且应该在水准之上,所以要带我去后面。”白浪也是晓得这个情况,他又摸了摸脸,“果然长得帅就是有牌面!”

  白浪是先天高手,而且金钟罩神功并不以辉煌显赫著称,还是很能压抑自己的气息的,所以他一路走过去别人倒也没有认出他是先天高手。白浪远远地看见一个坐在太师椅里面的壮年人,被带过去之后白浪也是抱拳说了声,“祝朴大门主寿!”

  他没有什么寿礼,而很快又有真正的高手来了——门口有门子高呼“百里长青杜停杯杜帮主到!”于是这朴翔也站起来一抱拳算是给白浪回个礼,自己赶快就迎出门去了。白浪则是被带到了一边的八仙桌上,左右坐的都是青年武林人士,听他们的说话应该是长辈带来的。

  那些武林小辈以及无门派的武林人士就在这里吃喝,堂内的都是武林名宿高手。白浪才不在乎这个呢,他吃吃喝喝不晓得多开心,鸡鸭鱼肉都非常丰盛,而酒水自然也是随便喝,还能跟左右的年轻人谈天说地,远比去里面跟一帮中年人坐一起快活多了。

  这一顿吃吃喝喝,眼看就到了天色偏西,而门外跑来了一个小丫头,冲向内堂的时候还高呼“爷爷!”看来也是来祝寿的朴翔孙女。“这小丫头才十来岁吧,生得倒是一个小美人胚子。”白浪扫了一眼想道。

  至于其他家眷,外面的客人是看不到的,不过白浪虽然看不到但是气机感应之下倒是能晓得内堂有多少高手。朴翔本人是一个看上去似乎也就三十多岁的忠厚男子,而他那几个师兄弟也是长得一脸忠厚,不愧他们各自的外号。

  白浪吃饱喝足,手里把玩着酒杯,眉头却微微一皱,“又有人来?这个时候才来?难不成是住得很远的朋友?”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朴翔带着他那几个师弟出现在内堂门口,“各位来参加我五十大寿,也算是大家兄弟一场。今日不醉不归!师弟我们去跟各位好朋友敬酒!”便要走到外面的桌子这里敬酒。

  众人皆是不敢坐着,纷纷站起举杯,而白浪无所谓——大家站起来那就都站起来好了。

  朴翔的动作本来是举杯,但是突然变成了慢慢放下......“是你!”他对着前方说道。“朴翔朴大佬过寿,怎么不请我们这些老朋友也一起来乐一乐呢?”一把声音从外面传来,然后门口出现了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和尚。

  “六分半堂!‘蠕蠕不动’辩机和尚!”站在朴翔旁边的一位武林宿老开口说道。“六分半堂?”白浪重复了一句,“这里也有叫六分半堂的?”

  不过没人注意他,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这辩机和尚身上,“不不不,今日之事跟六分半堂可没关系,是贫僧,贫僧自己的事情。”这辩机和尚拍了拍自己僧袍上那个明显的徽标。“你加入了六分半堂......”朴翔的话语之中颇有苦意。

  而那和尚只是双掌合十“阿弥陀佛!”,诸位祝寿的宿老都是面色微变。“朴门主,故人祝寿,不请贫僧喝一杯素酒么?”那和尚微笑说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诺基亚小说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最新章节,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